rss
當前位置 :首頁 > 產品中心

“楓橋經驗”四川實踐 縱深推進矛盾糾紛多元化解

  今年是同志批示學習推廣“楓橋經驗”55周年、習同志指示堅持發展“楓橋經驗”15周年。近年來,四川省深入貫徹落實習總書記關于堅持發展“楓橋經驗”、加強和改進社會治理的重要論述和對浙江工作的重要指示精神,精心謀劃,高位推進,不斷推動“楓橋經驗”在四川落地生根、創新升級,努力實現“排查全覆蓋、糾紛全介入、問題不激化、矛盾不上交”。10月26日至29日,記者隨中央政法委“楓橋經驗”集中采訪報道組走進四川瀘州、宜賓、自貢,探訪“楓橋經驗”四川實踐。

  10月27日,在四川省瀘州市古藺縣農村土地林權糾紛調解處理辦公室,羅富海從檔案袋里拿出一封古藺縣人民法院于1953年出具的調解書。雖然已經皺巴巴了,但字跡依然清晰可見。

  這封調解書的當事人叫李邦金,是古藺縣魚化鎮三合村人。自1953年以來,他和同村的李世均家關于門前菜地的權屬糾紛一直不斷,成了兩家人的一塊心病。2012年10月,古藺縣農村土地林權糾紛調解處理辦公室立案受理該糾紛,讓這起土地糾紛出現了轉機,經過大量調查取證,爭議的土地得到了依法處理,這場近60年的土地糾紛終于塵埃落定。

  在農村,土地、林權等引發的矛盾糾紛頻發,一起糾紛往往涉及農村土地征用、林地權屬、承包合同等多種關系,調處化解涉及的政府部門多、政策關聯性強。由于各類糾紛涉及不同法律,處理權分散在不同部門,缺乏合力,土地林權糾紛得不到及時、有效處理,嚴重影響著群眾生產生活和農村社會穩定。

  如何公正高效化解土地、林權等引發的矛盾糾紛成為了擺在黨委政府面前的一道必須要解決的難題。

  古藺縣精心謀劃、大膽創新,于2010年底整合縣法制辦、國土、林業、農業等部門力量,專門成立“農村土地林權糾紛調解處理辦公室”,積極探索建立了農村土地林權糾紛聯動調處機制。并制定了《土地權屬爭議處理流程》《土地承包經營糾紛仲裁流程》《林權爭議處理流程》等10余個規定。

  羅富海是古藺縣政府法制辦副主任,也是縣農村土地林權糾紛調解處理辦公室負責人。他告訴記者,縣“土林處辦”采用“一個窗口對外”的運作模式,從法制、國土、林業、農業四個部門抽調精干力量,落實專門場所,對土地林權糾紛實行統一受理、統一調查、統一調處。

  “縣‘土林處辦’認為情況復雜、法律關系復雜難以解決的,就主動請示上級政府法制辦,邀請法院行政庭法官到場幫助分析研究,聽取鄉鎮、部門專業人士意見等,充分運用多方力量,及時有效進行處理。”羅富海說,重大工程項目建設過程中產生的土地糾紛,縣“土林處辦”主動參與調查和情況討論,提出處理意見和建議。

  據統計,自2010年古藺縣農村土地林權糾紛調解處理辦公室成立至今,已受理多年未能解決的“老大難”土地林權糾紛案件365件,辦結361件,辦結率98.9%。指導鄉鎮調處案件749件,接待來信來訪群眾1923人次,咨詢答疑1287次。轄區內,因土地林權糾紛引起的治安案件和刑事案件大大減少。

  今年8月27日,某外賣為宜賓市臨港公安分局沙坪派出所送來5杯未署名的奶茶,上面寫著“冷一點,給今天值班的警察叔叔”。經多方查實,這些奶茶是一位小女孩送的。

  原來,在7月,小女孩的父母發生糾紛,其父酒后帶上菜刀、木棒及一瓶“敵殺死”找到其母聲稱要將其打殘再自殺。

  小女孩及時報警并將父母帶到沙坪派出所,通過民警及駐所調解員開展法制宣傳教育,其父認識到自己的過錯,當場向妻子誠懇道歉,同時還發誓以后再也不干這種事,最終得到妻子的諒解。

  “這是我局去年3月起組建城區街道人民調解委員會駐派出所調解工作室后的一起典型案例。”10月28日,宜賓市臨港經開區公安分局局長劉拯告訴記者,自省、市“公調對接”工作部署開展以來,臨港公安分局積極主動響應,積極探索“公調對接”實踐經驗,讓絕大部分矛盾糾紛消除在初始和萌芽狀態。

  據劉拯介紹,在以前,派出所遇到這些糾紛都是先受理后移交其他部門處理,但是老百姓不懂,認為是在“推諉”。而現在,直接由駐所調解室介入調解,減少了中間環節,在給群眾留下不推諉的好印象同時,也兼顧了效率。

  目前,沙坪派出所駐所調解室有3名專職調解員,負責日常調解。此外還建立了由100余名高校老師、法官、檢察官、律師等組成的調解專家庫,在遇到疑難問題時,調解員會通過微信、QQ,隨時與相關專業人士連線,請專家通過視頻為當事人提供專業建議。今年1月至10月,該所已經調解各類糾紛300余起,調解成功率達96%以上。

  截至目前,四川省“公調對接”工作基本實現了城區派出所全覆蓋,并向農村中心派出所和警務室延伸,全省公安派出所委托和移交糾紛數4.9萬余件,人民調解員調解結案4.64萬余件,調解成功率94.7%。

  “在醫院門口擺花圈”“在醫院里搭靈堂”“占位手術室”……這些畫面曾在多個地方出現。

  為破解醫患糾紛多、賠償訴求高、群訪和鬧訪突出等難題,建立健全醫療糾紛人民調解工作機制,自貢市政府牽頭組織市衛計委、市法院等單位及醫療機構代表進行多方考察學習,最終引入保險經紀人制度,由江泰保險經紀公司作為醫療機構風險管理顧問,錦泰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等6家保險公司作為醫療責任保險共同體,建立了醫療責任保險區域統保與第三方醫療糾紛人民調解相結合的醫療糾紛調賠機制。2017年6月,自貢市醫療糾紛人民調解委員會應運而生。

  據自貢市醫調委主任龐懷軻介紹,市醫調委是獨立的第三方調解組織,不隸屬于任何政府部門,現有專職調解人員15人,主要由醫學、法律、法醫學、心理學、保險等專業人員組成。內設糾紛調解部、評估中心、理賠中心等,同時建立專門的醫學專家庫、法學專家庫。市醫調委在榮縣、富順縣設有兩個工作站作為其派出機構。

  “我們的主要工作就是 ‘醫鬧’轉移和醫療糾紛調解。由于處理這類矛盾糾紛的專業性強、情緒對抗強烈,要求我們的調解員必須在尊重事實和程序規范的基礎上,用心用情的去化解。”市醫調委副主任阮恒遠告訴記者。

  去年11月,家住威遠縣某鎮患者殷某某因病入住某三甲醫院,經醫院全力搶救無效死亡。

  患者死亡后,患方集聚“親友”五十余人在醫院滯留,討要說法,不移送尸體到殯儀館,要求醫院賠償。根據省、市醫療糾紛預防和處置有關規定,醫院配合警方將遺體移送到殯儀館保存。

  市醫調委阮恒遠等人第一時間趕到現場,反復向患方宣傳醫療糾紛解決的途徑、政策、規定,引導醫患雙方通過正常途徑維護自身的合法權益。經反復溝通家屬最終同意到市醫調委解決醫療糾紛。

  患者死亡后第二天市醫調委立即收集相關資料,進行專業評估,組織醫患雙方座談。

  在調解過程中患方向醫院提出了各項賠償10萬元的訴求。通過“五方”評估定責會認為該起醫療糾紛醫院應承擔輕微責任,醫院應賠償患者家屬11.5萬元。經市醫調委反復協調,醫療機構同意醫調委調解意見,最終達成由醫院賠償患者家屬11.5萬元的賠償協議。

  “多賠償了1.5萬元,死者家屬在感激市醫調委的同時,也意識到了‘醫鬧’是行不通的。”阮恒遠說,市醫調委作為調解醫療糾紛的第三方,既要保護患者的合法權益,也要維護醫院的正常工作秩序, 調解中力求做到一碗水端平,而不是偏袒哪一方,真正成為具有公信力的第三方。

  今年1月,自貢中院為進一步推進調賠機制落地生根,確保人民調解的調賠機制與人民法院訴訟賠償一致性,主動與市醫療糾紛人民調解委員會對接,在醫調委設立法庭,將訴訟調解工作融入調賠機制,實現了調賠機制與訴訟的無縫對接。并簽訂《醫療糾紛訴調對接機制實施細則(試行)》,對醫療糾紛訴調對接的適用條件、對接方式、調解期限、調解結果等進行了細化規定,對醫療糾紛訴調對接機制進行了規范。

  自2017年6月開始運行以來,自貢市醫調委接待咨詢共375件,受理醫療糾紛175件,調解成功 142件,終止調解15件,結案率89.7%,調解成功率89.5%;接受市法院和各區縣法院委托調解的醫療糾紛案件共7件,目前已成功結案2件。今年5月,市醫調委被司法部表彰為“全國人民調解工作先進集體”。

上一篇: 學生會實踐部工作計劃書怎么寫啊     下一篇: 海洋之神官網:許冠杰和譚詠麟將在廣州同臺飆歌兩位“老頑童”開啟全新歌單

5oo万彩票网开奖结果